科幻微小说|涅槃
发布时间:2019-06-04 17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2

这是我的篇科幻小说。灵感应该源于《哆啦A梦》中提到的一种能反重力飞行的外星鸟类。随着逐步有了自知之明,在这之后我几乎再没有尝试过超出地球范围的故事。它见证了我作为一个科幻迷最初最幼稚的幻想。宇宙很大,生活更大,我想我们还会有缘再见。

——《涅槃》作者海涯


凤凰

我们生活在这颗星球上已经有千万年了,传说在我们种族的上古时期,羽神开启了创世之日。在那一天,大海突然出现巨大的潮汐,天地间风云变色,火山喷发,地动山移。最终,母星一分为二,我们留在较大的一部分上,而另一部分则变成了现在母星的一颗卫星。这场创世灾难毁灭了无数生灵,我们的祖先虽然活了下来,但也奄奄一息。从前,祖先们在繁殖季,会从母星的最北端飞往最南端。我们是受羽神宠爱的生灵,羽神不但赋予我们最美丽的外表,也赋予了我们反重力飞行的能力,在这种神奇能力的帮助下,祖先们能毫不费力地完成旅途。在旅途尽头,他们四处寻找生命之源——生命草。只有在繁殖季大量吞食它,我们才能繁殖后代,而我们的后代在幼年期,也必须以它们为食,才能成长,直到足够成熟,然后加入年复一年的迁徙大军中。


然而,在创世灾难后,幸存的祖先们惊恐地发现,母星上已经没有了生命草!所有生命草,都被从母星分裂出去的子星带走了!离开生命草,对凤凰来说,就意味着灭亡。在灾难来临之前的岁月里,虽然我们的种族拥有反重力飞行的能力,但从不敢离开地面太远,偶尔有对天外世界充满好奇的冒险者向天空越飞越高,然而他们都再也没回来。但是,我们的种族天生就有一种勇敢浪漫的精神。在我们的生命里,要经历无数次跨越整个星球的迁徙,在我们的幼年,要靠生命草完成一次次痛苦的涅槃,燃烧旧躯壳,才能迎来成长。于是,在生存与毁灭的抉择中,祖先们决定放手一搏,他们决定利用羽神赐予的天赋,前往新诞生的子星寻找生命草!在通往子星的漫漫旅途中,缺氧、严寒、无处不在的宇宙尘埃夺去了无数祖先的生命,但他们的伟大尝试最终获得了成功。他们到达了子星,找到了生命草,繁殖下了创世灾难后的批后代。而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跨星球的迁徙,也锻炼了后代们的体质,现在的我们,离开母星前往子星,已经和上古时期祖先们从母星北极前往南极一样平常了。

人类

考察队来到这个被我们称作“母子”的行星卫星系统已经超过一个地球年了,在这期间,我们经历了前所未见的震撼,收获了许多的发现。宇宙的广博造就的奇迹仿佛都集中到了这里。这两颗宛如母子的星球上植被,但氧气含量却高得惊人,这一点我们一直无法解释。但与下面的发现相比,这一点点奇异之处根本就不足为奇了。在它们的双星系统里,我们发现了生命,一种类似于凤凰的动物,更让人震撼的是它们极其绚烂的生命轨迹。从双星之间的小行星带成分分析中我们猜测,它们曾是一颗行星,由于某种原因分裂成了现在的双星系统。这个猜想,在对“母子”的生物和地质进行了考察并发现了惊人的相似后得以确认。


凤凰具有奇特的反重力飞行能力,为了繁殖后代,每年固定的季节,它们都要往返于母星与子星。“母子”在生物上种类上最大的不同就要属一种神奇的植物了,这种凤凰们称之为“生命草”的植物,它只存在于子星,只有依靠吞食它们,凤凰蛋才能孵化,并且成长。在与凤凰们实现交流后,我们将它们语言中描述这一过程的词语翻译为“涅槃”。它们在到达子星后大量吞食生命草,产下卵,卵的外层呈墨绿色,主要就是生命草构成。随着生命草剧烈的自燃,一只小凤凰就诞生了。在成长阶段,小凤凰的食物也是生命草,它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涅槃,浴火重生的小凤凰就长大了一点,如此反复直到完全成熟。然后飞往母星生活,来年的繁殖季再和其他凤凰重返这里,繁育自己的后代。我敢说,它们的生命之火是宇宙间最美丽的风景,最壮美的成长仪式。那种生命的壮美升华让我们的灵魂被深深震动,一种出自对造物主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在最初和凤凰的接触中,我们认为凤凰是造物主的宠儿,它们拥有反重力飞行的能力,美丽的外表,还具有惊人的智慧,虽然还处于很原始的阶段,但毫无疑问,它们已经能被称之为智慧生命了。我们并不介意与它们交流,即使它们远落后于我们,但它们对生命独到的理解,它们真诚善良的习性,以及它们美丽的外表都让我们这些因为常年在宇宙漂泊而有些麻木的人类深深喜欢上了它们。很意外,它们不像一般种族那样对未知事物充满警惕,它们信仰羽神,认为是羽神创造了世界,赐予了它们飞行的能力。虽然我们外表与它们的羽神相差很远,但崇尚飞行的它们见到从天而降的人类飞船,立即将我们当做了羽神的使者,对我们顶礼膜拜,把我们说的一切当做神谕。而我们也乐于利用自己的知识为它们解决一些问题。


然而,考察的深入让我们了解到凤凰在美丽的背后,也和其他宇宙中艰难求生的生灵一样有着着几乎不能承受的生存之殇,一种巨大的危险时刻威胁着它们的生存......


凤凰

马上就要到繁殖季了,塔娅很兴奋,又有点儿紧张,毕竟这是它次作为成年凤凰返回子星。它还记得它在子星度过的幼年时期,它是极其幸运的,在整个成长阶段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它自由地飞翔,和同伴们追逐嬉戏,寻找着生命草,经历一次次涅槃,在生命之火中逐渐长大。每天它都会凝视母星,在遥远的天空,母星仿佛一个巨大的水晶球,闪动着迷人的光芒,就像是母亲的微笑。终于,它完成了最后一次涅槃,怀着对母星的无限向往,它和同伴们借助着母星与子星运行到距离最近的时机一飞冲天,开始一段全新的生命旅途,去母星寻找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不过,子星上漫山遍野的生命草和一次次在火焰中成长所带来的喜悦都成为了塔娅心中最美好的回忆,即使在母星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它也永远不会忘记,它注定要重返子星。


当“母子”重新运行至相对距离最近的时候,塔娅跟随着繁殖大军一起踏上了回溯之旅。它们依靠自己独特的天赋摆脱了重力的束缚,飞向子星。在漫漫旅途中,它们借助小行星带做短暂的休整。迁徙中严寒缺氧的恶劣环境给初次回溯迁徙的塔娅带来了很大考验,它羽毛上结上了薄薄的冰霜,身体日渐消瘦。但是生命中繁殖后代的本能压倒了一切,它和它的先祖们一样,最终穿越了双星间的幽暗空间,来到了子星。


塔娅这一族的凤凰降落在子星的一个峡谷中。虽然这里距离当初塔娅成长的地方很远,但幼年时形成的对子星的记忆还是让它很快习惯了新的环境。略做休整后,它开始寻找陪伴自己一生的伴侣。


凤凰是一种很专情的生物,它们奉行一夫一妻制。在繁殖之前它们会举行盛大的相亲会,所有没有配偶的雄性凤凰会飞上天空,舞动自己的羽毛,唱着婉转迷人的求爱歌曲。而雌凤凰则聚在一起静静观看,寻找自己的如意郎君。通常,那些飞翔轻盈有力,羽毛闪亮,歌声动听的雄凤凰更容易得到雌凤凰的青睐。当它们确定自己的伴侣后,两只凤凰就会共同在天空跳一曲爱之舞蹈,从此相伴相依,即使其中一只死亡,另一只也不会重新寻找配偶。


塔娅无疑是雌凤凰中最美丽的一只,为它献舞的雄凤凰特别多。终于,年轻的塔娅在犹豫再三后,选择了鲁卡,一只有着长长尾羽,能唱出最美妙歌声的年轻雄凤凰。然后,两只最出色的凤凰共同演绎了一场华丽的爱情之舞,不止是高高在上的羽神使者,就连对爱情之舞习以为常的其他凤凰都为之震撼。就这样,两只年轻的凤凰结成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庭。


塔娅在自己的出生地找到了自己一生的伴侣,它沉醉在幸福之中。每天,它和鲁卡一起外出觅食,在天空中和鲁卡一起追逐飞翔,唱着美妙的歌曲,感谢着羽神的眷顾。


不久以后,塔娅对其他食物已经不感兴趣了,只有生命草能满足它的需要,这对年轻的爱侣意识到:它们爱情的结晶马上就要诞生了。


快做母亲的塔娅活动越来越少,整天伏在巢穴里一动不动,静静等待着小生命的降临,而体贴的鲁卡则源源不断地为塔娅带回必须的生命草。在母星从地平线上升起又落下三十个轮回之后,塔娅产下了一窝蛋,共八枚。至此,塔娅已经不再需要生命草了,但它还是留在洞中,爱怜地看着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鲁卡也依旧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它。终于,一天傍晚,在父母的注视下,八只凤凰蛋忽然绽放出绚丽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八只小凤凰在生命之火中诞生了。


八只小凤凰很快在父母的照顾下长大,它们已经能够自己外出寻找生命草了,对它们来说,生命草就是它们成长的燃料,随着一次次的涅槃,它们离完全成熟,随父母返回母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然而,危险总是在看似平静的幸福中突然降临。


这天,鲁卡和塔娅带着孩子们来栖息的洞穴外享受和煦的阳光。它们守在一边,幸福地看着它们的孩子在天空中追逐嬉戏。突然,仿佛平静的湖水一瞬间沸腾一般,峡谷中的凤凰骚动起来了,这种骚动从峡谷外开始,迅速向峡谷内凤凰数量最多的地带蔓延,鲁卡和塔娅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其他往峡谷内惊恐逃窜的凤凰挤散,身不由己地往峡谷末端的出口冲。塔娅费力地在蜂拥的凤凰中寻找着鲁卡和孩子们,让它感到欣慰的是,它看到鲁卡正竭力引导着几个孩子不要飞散,慢慢往塔娅这边靠拢。但塔娅刚刚燃起的希望马上就被击碎了,它看到了在它残余生命里永远无法抹去的噩梦!


伴随着巨大的“嗡嗡”声,遮天蔽日的黑色笼罩了所有的凤凰,一种比凤凰大两倍,长着两对薄膜翅膀,前两肢异化成两把大刀的生物从天而降。


“刀蝗!”塔娅听见一只年长的凤凰惊恐地大叫一声。然后,它没来得及叫出第二声,一只刀蝗用它的大刀,一下切断了它的脖子!


喷涌的鲜血更加激起了凤凰的恐惧,它们拼命地想要冲出刀蝗的包围圈,但鲜血一样刺激了刀蝗的杀戮欲,它们的包围圈扎得更紧,杀戮更加凶狠残忍。塔娅绝望地看到几只刀蝗围住了鲁卡和它们的孩子,虽然力量相差悬殊,但鲁卡显然不打算放弃自己的孩子,它是一个好父亲,勇敢地和几只巨大的刀蝗进行殊死搏斗。可是,刀蝗毕竟是凤凰的天敌,在几只刀蝗的围攻下,鲁卡飞得越来越慢,一片片尾羽从空中飘落,上面沾满鲁卡的鲜血…..狡猾的刀蝗甚至绕道鲁卡背后,袭击鲁卡照顾不到的小凤凰。塔娅多么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帮助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可被刀蝗的杀戮吓得失去了理智的凤凰群却如同汹涌的洪流一样裹挟着它越飞越远。但就算凤凰们怎么逃跑,也没能逃出刀蝗的死亡之刃,凤凰的队伍越来越小,刀蝗打算对凤凰赶尽杀绝。情急之下,塔娅闭上眼睛,收紧翅膀,让自己自由落体般向地面坠落。追逐凤凰群的刀蝗发现了塔娅,但它们误把塔娅当做一只负伤逃命,最后力竭死亡的凤凰。它们当然对活物更感兴趣,所以也就没管“死去”的塔娅,紧紧跟着残余的凤凰飞远了。就这样,塔娅幸运地逃过一劫。塔娅慢慢飞过屠杀后的峡谷,漫山遍野都是凤凰的尸体,整个山谷已经被鲜血染红,引来大批的食腐动物。塔娅飞得很低很低,在刚刚的逃亡中它几乎脱力,而且它也不敢飞得太高,它害怕再次引来可怕的刀蝗。终于,塔娅在一片灌木丛中发现了鲁卡,鲁卡身上伤痕累累,早已死去。塔娅再也压制不住强忍的悲痛,它也不管会不会引来刀蝗,它只想和爱侣一起死,它发出一阵阵哀鸣,如泣如诉,透着绝望与不舍。突然,鲁卡翅膀动了一下,塔娅仿佛看到了希望,更加悲切地呼唤鲁卡。


鲁卡的翅膀又动了动,两个小脑袋发着抖探出来。塔娅心中升起的希望破灭了,鲁卡还是离开了它,今后再也不会陪伴它了,但它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另一团火,鲁卡的勇敢和牺牲得到了回报,它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救下了两只幼崽的性命。阳光照在鲁卡冰冷的躯体上,它好像只是安详地睡了过去一样。然而两只小凤凰的哀鸣提醒着塔娅,迫使它在这一瞬间坚强起来。在一具具尸体间,塔娅为两个孩子吃力地寻找着生命草,从现在开始,它要像鲁卡一样用自己生命去保护这两个幸存的孩子,让它们成长起来,勇敢地与凤凰的宿命斗争,帮助它们完成属于自己的生命轮回......



人类

去子星的考察的卡尔和凯瑟琳终于回来了,考察计划是两天,但他们一直到四天后才回来,这其中多出的两天发生了什么呢?作为考察队的队长,我想我应该了解一下。


见到他俩的时候,我对他们的状态很吃惊,毕竟他们都是经过训练的考察队员。他们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凯瑟琳好像是一路哭回来的,满脸泪痕,两眼红肿。连卡尔这个大男人也是面色苍白,沉默不言。


“你们到底怎么啦?遇见什么事情,不但耽误了归队时间,还搞成这个样子?”我不解地问相对镇定点的卡尔。


“陈…..你,你根本无法想象我们遇到了什么…..上帝啊,那东西是魔鬼的化身….我们,我们目睹了一场大屠杀….”


在卡尔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一群在峡谷中栖息繁育的凤凰遭受了一种凶残生物的袭击,整个凤凰群几乎被屠尽。本来一个达到数千只规模的凤凰群,只残存了十几只。


我们迫切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于是,我们联系上了其他凤凰,想要向它们了解峡谷中的那场屠杀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我们的降临,凤凰们争先恐后地涌上来,看来我们所谓羽神使者的身份确实为我们带来了不少方便。


当我们问到关于峡谷中那场屠杀时,所有凤凰都沉默了,这群可怜的精灵被一股巨大的恐惧和无助所笼罩。过了很久,这群凤凰的首领终于飞向了我们,向我们讲述了它们灿烂生命里时刻背负着的危险与恐惧......


原来,那种被称作刀蝗的生物是凤凰的天敌,它们长着巨大的异化肢,像两把大刀,靠震动翅膀飞行,速度比凤凰还要快。它们同样具有智慧,那次峡谷中的屠杀,显然就是经过精心谋划的,它们突然出击,以最快的速度堵死了凤凰的逃生通道,然后才逐渐收紧包围圈,杀死了几乎所有的凤凰。刀蝗与凤凰不同,它们只生存于凤凰繁殖和涅槃的子星,平时只以一些小动物为食,但一旦到了凤凰的繁殖季,它们就会对凤凰进行一次次的伏击。凤凰虽然聪明,但对手更加诡诈残忍。更何况刀蝗的身体进化得仿佛是专门针对凤凰的杀戮机器一样,凤凰在也曾奋起反抗,可仍然无法改变被屠杀的惨烈命运。


了解到这些以后,我召开了一次考察队内的会议,希望能改变凤凰的宿命。


“那些刀蝗平时只以小动物为食,为什么在遇到凤凰来到子星繁殖就会变得这样凶残,而且这种凶残仅仅针对凤凰?我曾经看见刀蝗放过自己最爱吃的猎物,转而去追杀凤凰,这到底是为什么?”队内的生物学家安迪问。


“也许是因为它们平时缺乏足够的食物,而繁殖期来到子星的凤凰恰恰为它们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我说出了自己的假设。


“不可能!”凯瑟琳叫道,她还没完全脱离那场血腥屠杀给她造成的阴影,但她接下来说的让我也否定了自己的看法,“它们根本不是缺乏食物才捕杀凤凰的!它们每次杀死的凤凰数量比它们需要的食物多得多!我看它们根本就是嗜杀!”


凯瑟琳的这种说法让所有人都为凤凰心痛。如果真的如她所说,那凤凰的命运也太悲惨了,难道是它们的引起了造物主的嫉妒?降下这样一群恶魔来威胁它们的生存?


我看了眼安迪,示意他说出他的看法。他点点头,说:“从目前观察到的情况看,凯瑟琳的说法不能排除,刀蝗很可能对凤凰有天生的嗜杀本能,至于这种本能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我无法解释。按说凤凰不可能威胁到刀蝗的生存,这种本能似乎毫无用处。但据凤凰描述这种屠杀从上古时期就开始了。所以凤凰虽然繁殖力强,但种群数量一直上不去。照理来说,这种于己无利的本能在漫长的进化中应该早就被抛弃了,不知道为什么刀蝗能将这种本能保存至今。”


 “我早就说过了,那些怪物就是魔鬼!我们不能再这样袖手旁观了!”卡尔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但他突然爆发的话似乎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本来沉默的会议一下子充满了慷慨愤怒的声音:“凤凰把我们奉为羽神的使者,我想我们应该有责任去保护它们!”


“对!就算凤凰不把我们当做神灵,但我们忍心看着这种美丽智慧的生物不断遭受刀蝗的屠杀吗?就算从道德的角度讲,我们也应该帮助它们。”


“嗯…..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让凤凰不再去子星繁殖?刀蝗没有反重力飞行的能力,只要凤凰不去子星,刀蝗就危害不到凤凰了......”


“不可能….”安迪打断了那位队员的话,“凤凰繁殖和幼年的成长全靠涅槃完成,如果缺少生命草,凤凰涅槃是无法进行的,而生命草只在子星才有。子星从母星分裂出去后,带走了一种特殊元素,这种元素又是生命草所必需的。所以凤凰要繁殖,必须前往子星。”


“对付魔鬼,我们应该用更加直接的办法!”卡尔缩在角落里,但眼睛却闪闪发亮,就像一只准备扑向猎物的狼。


“说说看!”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莫名地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卡尔撇了下嘴,重重地说道:“消灭刀蝗!凤凰就安全了!”


卡尔的话就像一枚重磅炸弹一样砸在所有人心上。在片刻震惊后,争论开始了。


“卡尔说得对!我们应该消灭刀蝗!在宇宙游荡这么久,我们次见到像凤凰这样的生物,屠杀它们的刀蝗不应该有继续生存下去的资格!”


“不!”安迪反对道:“虽然暂时不明白刀蝗对凤凰的屠杀是基于什么原因,但既然这种行为在两个种族间已经存在了很久了,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大自然千万年形成的法则,我们不能轻易去打破。而且,别忘了,刀蝗也是一种智慧生物,虽然略微落后于凤凰,但它们同样享有生存的权利,我们没资格去剥夺。”


“来到这里这么久,大家也一定很了解凤凰了,它们不但美丽智慧,更难得的是友善真诚,它们就像一群来自文明社会的绅士和淑女。相比之下,刀蝗就像一群野蛮的食人族….难道凤凰的生存权还不如刀蝗的生存权?如果它们是人类,我们会怎么选?”凯瑟琳哭着问。


人类在很多时候是一种只凭感情而不是理智决定自己行为的生物。凯瑟琳的话感染了大多数人,大家纷纷要求消灭刀蝗,坚定的反对者只有安迪一个。虽然对于灭绝一种智慧生物存在着不安,但凯瑟琳的话同样也打动了我,相比之下,凤凰比刀蝗更让人同情。在犹豫中,我决定听从大家的意见,制定计划消灭刀蝗。


“陈,不要以为你们能代替大自然决定一个物种的存亡,你们这样做和刀蝗屠杀凤凰有什么区别?”安迪对我们说。


我心中微微一颤,压住心中的不安,不再看他,和其他人一起商量消灭计划的细节。


“你们会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一辈子的!”安迪没办法改变大家的决定,愤怒地冲我们吼,转身冲出了大厅。    

刀蝗

又到了凤凰的繁殖季了,那群魔鬼!部族大祭司迪亚拉心里恨恨地想到。


从上古时期那次可怕的创始灾难后,虽然刀蝗的种族遭受了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但少数刀蝗却在子星顽强地生存下来了,而由迪亚拉统治的部落无疑是刀蝗中最强大的一支。当然,正因为如此它们也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坚守羽神赐予的任务,领导其它部族消灭那些恶魔。


望着天际漂浮着的使者飞船,迪亚拉愣愣地发呆,那些恶魔奉他们为羽神的使者,而且那些使者已经和魔鬼们展开了交流,为什么我的种族却没有这样的待遇呢?他们见到我们为什么总是远远避开?难道羽神已经遗忘了我们?还是他们根本就是假冒的?我们曾经是羽神最宠爱信任的种族。羽神赐予了我们强大的翅膀,锋利的手刀,更重要的,就是我们的智慧。从我们获得智慧的那一天起,我们肩负起了了羽神的任务,虽然我们的智慧还不足以窥探羽神任务的奥秘,但我们能感觉到,每年来到这里繁殖的恶魔都会带来一场灾难。那些该死的凤凰疯狂吞食着我们精心保护的神草,燃起一丛丛带来死亡的邪恶火焰。这个时候,我们必须站出来,如果不及时扑灭它们,早晚有一天,“母子”所有生命,都会被这死亡之火烧毁的。


这一次繁殖季,更多的凤凰涌向了子星,迪亚拉率领它的族人对那些魔鬼展开了追杀,虽然成果很大,但那些凤凰的繁殖能力实在太强,它们的任务仍然很重。


对着天空中的母星,迪亚拉张开双臂,向羽神祈祷:“伟大的羽神,您的子民向尊敬的使者表达对您的崇敬和爱戴,愿您保佑我们,派遣使者来帮助我们,早日扑灭邪恶凤凰的死亡之火......”


这些日子,从使者飞船里不断释放出各种小飞船,围绕着迪亚拉所在的部落和其它几个刀蝗部落飞行。它想,一定是使者听到了我的祷告!可为什么他们还是不和我们接触呢?难道是为了考察我们,看我们能否用自己的力量消灭恶魔?带着一丝不安,迪亚拉做完了这天最后一次祷告。明天会有一场更大规模的战役,它和它的的族人需要足够的休息。很快,部落陷入了黑暗和宁静。

人类

虽然我们的科技远远这些野蛮的土著,但是刀蝗凶残狡猾,为了能将它们彻底消灭,这几天我们都在紧张地做着准备。每天我们都会派出大量无人机对刀蝗的部落进行侦查。通过一段时间的监视,刀蝗的情况已经大致被我们所了解:它们的部落建在悬崖陡峭的岩壁上,在岩壁上它们挖掘了大量的洞穴,作为居住的场所,而在接近山顶的地方,它们通常会开凿出一个平台,作为平时群体性活动,例如祭祀、集会等的场所。刀蝗的种族数量并不大,主要的一个部落集中了半数以上的刀蝗,另外三个小部落紧挨着这个最大的部落,受它的控制。


经过几天讨论,我们确定了行动的计划。我们将派遣所有的攻击机器人对三个部落进行包围。我们计划首先趁最大的部落在它们的平台集会时,以主力对它们发动突袭。然后其它机器人将围绕这个中心部落的三个小部落的刀蝗驱赶至到中心部落,在这里完成最后的合围,将这些害虫一举消灭。最后,我们还会对它们的洞穴进行搜查,以免有漏网之鱼。

刀蝗

迪亚拉站在部落祭台最高点,俯视着着下面四个部落的民众。它联合另外三个部落的祭司把所有的成员都召集起来了,不止是部落战士,连老人孩子和雌性成员都不例外。凤凰的繁殖季马上就要结束了,必须要趁它们还没有逃回母星前消灭它们。不然来年会有更多的凤凰飞来这里,毁灭它们拼命保护的“神草”, 给两个星球的所有生灵带来灭顶之灾。所以,它在祭台集合了整个种族的力量,这次,它要彻底解决困扰了刀蝗种族千百年的威胁。


当迪亚拉准备做最后的动员,激励大家的士气的时候,意外出现了。使者飞船突然从天而降,从飞船中飞出了大量金属怪物。


迪亚拉迅速回过神来,那些金属生物就是使者么,似乎和羽神相差太远啊。而且,他们从来不主动接触我们,今天怎么突然降临?难道它们被我们的完成羽神任务的决心和保卫其它生灵的责任心所感动了吗?对! 一定是这样的,使者是来帮助我们的,我们终于要成功了!带着这样的猜测,它怀着无比崇敬的感情,朝那些“使者”跪拜。它的动作无疑给了部落民众带来了示范作用,一时间,刀蝗呼啦啦地跪倒了一片,低着头迎接着羽神使者的降临。然而,迎接它们的却是死亡。


绚丽的闪光笼罩了整个部落,一束束粒子射线、激光撕碎了天空,向刀蝗播撒着死亡。绝大多数刀蝗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变成了焦炭,其中包括大祭祀迪亚拉。首领的死亡让残存的刀蝗乱作一团。事实证明,刀蝗的凶残狡猾仅仅是相对于凤凰而言的,在人类先进的科技面前,它们从杀戮者变成了被杀戮者。偶尔有强悍的刀蝗企图反击,可它们的异化前肢在人类机器人的合金装甲和激光武器面前成了一个笑话。这些勇敢者就像人类战争中冲向坦克集群的骑兵一样迅速消失了。

人类

大家很兴奋,今天的计划完成得出乎意料得顺利,那群野蛮的土著居然傻傻地集中在了一起,连其他三个部落的都来了,似乎在搞什么集会。计划中的包围什么的通通省略,所有刀蝗在最大部落的祭台上被一举消灭。剩下的就更简单了,机器人对洞穴进行逐一搜查,在这里,它们没有发现刀蝗。但是发现了不少巨大的蛋,应该就是那些刀蝗的。尽管它们是那些害虫的后代,但杀死它们似乎也过于残忍。但飞船上的人们轻易说服了自己,如果不对刀蝗斩草除根,凤凰早晚还要遭殃的。更何况,这些残忍的事情,交给机器人做就可以了,人类只需要看着屏幕心安理得地喝着咖啡。

使

凤凰

又一个繁殖季到了,塔娅看着自己的已经长大的两个孩子前往子星。塔娅已经很老了,况且它的伴侣早就死了,它已经没有必要在前往子星。但它已经不需要担心孩子们的安全了,自从伟大的羽神派遣使者将刀蝗消灭以后,凤凰就没有了天敌,它们的种群迅速壮大,它们的文明也开始了飞速的发展。而现在,作为凤凰族长的塔娅,它更关注的是整个种族的生存和繁衍。在其它凤凰还在一片繁荣中沉醉时,它已经敏锐地观察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危险讯号。也许,凤凰将再一次面对考验,而且,很可能比刀蝗更加可怕。


这个问题,以它的智慧并不能解决,看来,又要请教博学的神使了。

人类

最近,在“母子”的生态圈的一些情况,让我们惴惴不安:从凤凰数量暴增后不久,生命草数量急剧减少。随之,凤凰群发生了一系列怪事。许多小凤凰的涅槃会失败,在生命之火燃烧起来后,没多久就缓慢熄灭,小凤凰既没有换上新的躯体,旧躯体又被破坏,很快死于感染。甚至一些凤凰蛋根本不会涅槃孵化。这些现象,在以前是从没发生过的。


虽然没有了刀蝗的威胁,但小凤凰的成活率并没有得到显著提高,因为它们的夭折率越来越高。不过失去了天敌使凤凰的死亡率大减,整体数量仍在飞速上升。渐渐地,不只是生命草,在它们成年后维持它们生命的各种食物也在急速减少。刚开始,我们以为是凤凰数量的增加导致食物不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仅是凤凰的食物,“母子”上的其它动植物都出现了异常,它们减少的速度已经不能仅仅用凤凰种群数量的增加来解释了。与此同时,“母子”上都陆续出现了一些以前我们从未见过的动植物,在和凤凰联系后,发现它们对这些物种也一无所知。看来,一些全新的物种出现了。种种迹象表明,“母子”的环境正在急剧变化,照现在的趋势,这种变化很可能完全改变它们的生态环境。而世世代代生存在这里的生物,很可能适应不了这种变化而大量灭绝。


我们感知到危机即将爆发,但我们却找不到原因。“母子”上的生态危机越来越严重。凤凰的数量出现了负增长,这在以前,即使是刀蝗存在的岁月里,都从没有过的事。星球上其它生物的情况,也不比凤凰好。飞船大厅里,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这次我们感到了在以往不曾有过的无力和恐慌,每个人都在想,难道我们千辛万苦拯救的凤凰,最终还是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而且这次和它们一起毁灭的,还有“母子”的整个生态系统?在一群失神的人中间,只有安迪目光炯炯,似乎他已经洞悉了事情的真相。他冷冷地扫了一眼其他人,离开了。在旋梯口黑暗的角落,我听到他轻轻叹了口气,仿佛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了。


我一个人站在子星的荒原上,宇宙的星光挥洒下来,让周围有了一点点亮度。我怎么在这里?其他人呢?


“安迪!卡尔,凯瑟琳!你们在哪里?”我大声喊,可空空的原野上只有风吹过的声音。身后一个巨大的黑影靠近了我,在它把我一下切成两段前我猛地往前卧倒,然后爬起来拼命地跑。一只巨大的刀蝗在身后紧紧追着我。天晓得这是怎么回事!刀蝗不是已经被机器人都消灭了么?怎么还有?我又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而且偏偏身上没有一件武器?


身后的刀蝗还在穷追不舍,我很诧异自己居然没被它追上,但我可以感到它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已经闻到了它的巨口中散发的血腥味….我感觉胸腔要爆炸了,难道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去?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几只凤凰出现了。凤凰!我看到了生的希望,它们视我们为神使,不管怎么样也会保护我吧?然而,就在我快要躲到它们后面的时候,凤凰们突然涅槃,熊熊火焰冲天而起,把我吞没…..   

      

“啊......” 身上感觉到被火灼烧的剧痛,我大叫一声,满头是汗地坐起来。原来,只是一个梦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梦境中的一幕幕不断在我脑海里闪现。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真相模糊的轮廓,但思维却卡住了,怎么也不能更进一步了。这样,我再也无法入睡了,索性起身披着外套在飞船中到处走走。


这个时候大家都睡了,飞船除了一些应急灯亮着外都是一片漆黑。最近发生的事让大家心力交悴,只有在睡眠中,他们才能暂时摆脱焦虑。但转过一个弯道之后,我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实验室亮着灯,有人!


我小心地推开实验室的门,想看看是谁和我一样睡不着,他跑到实验室来又是做什么。那人从大大小小实验器材中抬起头,他的脸色在灯光下更显得惨白,眼窝深陷,胡子拉碴,不是最近行为古怪的安迪又是谁?


“这么晚了在这干嘛呢,安迪......”还没问完,我看见了桌子上的东西:一些生命草的样本,凤凰涅槃的物,还有一些资料,其中有“母子”上空气成分分析表。


看到这些,我的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在我心中模糊的真相一下子露出了清晰但可怕的全貌!


看到我脸色大变,安迪叹了口气,说:“看来你终于明白了,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我就像一个要溺死的人拼命想抓住救命的稻草:“现在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这个想法还没有证据支持,不能就这么认定。”


他轻轻笑了下,说:“从一开始我就反对你们对刀蝗采取的行动,但你们还是做了。从那时开始我就监测“母子”的环境。你看,这是我在行动后监测到的“母子”的空气成分变化数据。还有这个,我分析了生命草的代谢机理。最后,我建立了它们之间的生态模型......”


我颤抖着接过那些资料,页,我就看到了现在“母子”的空气与先前的空气对比数据,一行红色的数据刺入了我的眼睛:现在母星和子星上的空气中的氧气含量,比以前暴跌了超过百分之七十!而且这个趋势还在继续。接下来的结果我已经猜到了,天啊,我们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


睡梦中被叫醒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被我召集到实验室的队员们大多睡眼朦胧,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抱怨我:“队长,你发疯了么?大半夜的把大家叫到实验室来干什么?”但当我绝望地看着每一个人时,他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因为我从没有过这么可怕的表情。


我再也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看了一眼安迪,一股脑把真相抖了出来:“我们犯了大错!我们毁掉了“母子”的生态系统!”


“什么?怎么会......”其他人一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听我说完!”我粗暴地打断他们。


“从来到这个双星系统,我们就发觉它们空气中氧气含量高得惊人,但如此高含量的氧气是从哪儿来的?两颗星球上,特别是母星上的绿色植物很,根本不可能产生如此巨量的氧气。好吧,现在真相清楚了,这些氧气,都来自于生命草!从一开始,我们就把母星和子星的生态系统割裂开来,但看到凤凰在它们之间迁徙,我们还这样认为,简直是愚蠢!它们的生态系统是紧密相连的,或许说它们是一个整体更准确。”


“生命草只在子星有,它的代谢过程会产生氧气。它们制造氧气的效率很高,而且生命草数量巨大,所以产生的氧气量是很巨大的。但子星体积太小,质量不够,不能留住巨量的氧气。这样,这些氧气除了少部分滞留在子星形成它大气的一部分,其余大部分逸散到宇宙空间。这中间,相当一部分又被附近的母星俘获,构成了母星的大气….可以说,生命草是两星生态系统的基础,所有生物都是依赖于它才得以在合适的大气中生存。”


说到这里,许多人已经对结果有所推测了,大家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


我已经没有勇气再继续说下去,但安迪接过我的话,压垮了每一个人的神经:“凤凰是靠涅槃出生和完成从幼年到成年这个过程的。在这期间,它们吞食大量生命草,破坏了子星的造氧功能,而涅槃过程中的火焰,对氧气的消耗也是惊人的!所以说,真相就是,凤凰虽然这样美丽善良,但它们就是这个生态系统的破坏者。而刀蝗,上帝啊,它们是这个生态系统的守护者,它们对凤凰的杀戮,把凤凰数量控制在一个很低的范围内。这样,生命草就不会被过度破坏,母星和子星大气中的氧气含量就可以维持在一个正常的水平上。刀蝗对凤凰的杀戮虽然残忍,但却是大自然植入它们基因深处的本能,它们或许不能理解这一切,但它们却通过这种本能,保护了整个生态系统!但我们却没有对大自然抱有足够的敬畏,我们仅仅因为自己的喜好,就愚蠢地破坏了大自然建立的这种平衡。凤凰的数量有了爆炸式增长,虽然现在生态崩溃使凤凰开始走向毁灭,但以它们巨大的数量,又没有刀蝗的存在,足够在自己完全灭绝前彻底毁掉生态系统,拉上整个‘母子’生态中的绝大多数生灵为它陪葬。” 

                         

在大自然奇妙的法则下,魔鬼可能有着天使一样的外表。而孤独守护一切的勇士却被误解,被人们当做魔鬼烧死在十字架上。想起刀蝗,我们和它们一样,残杀了无数生灵,但它们是为了生存,为了守护,而我们,却是因为自己的无知与狂妄。我们曾经以为凤凰是天使,但它们原来是生态系统的破坏者,我们曾经把刀蝗称作魔鬼,但真正的魔鬼实际上就是我们人类自己。


我们试图拯救“母子”的生态系统,但现在刀蝗已经灭绝了,只有我们能充当刀蝗的角色。当初,我们因为痛恨刀蝗对凤凰的屠杀而剥夺了它们生存的权利,而现在,我们却要去做它们做的那种事?在我们犹豫间,双星生态系统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一个月后,经过电脑的计算,凤凰的数量已经不在我们能力可控制的范围内了。面对这个结果,队员们虽然都没明说,但我知道他们都松了口气。人类的无知与懦弱再次表露无疑:我们下意识地逃避刀蝗那种看似魔鬼的行为,但在因为无知打乱了生态平衡后又懦弱地逃避责任,放任成千上万的生灵走向死亡。


当我们的飞船进入虫洞前,我和安迪一起站在舷窗前最后看了一眼宇宙中的“母子”。在外太空,看不出它们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我们知道,凤凰还在不知疲倦地进行着涅槃,那腾起的死亡火焰,正在一点点吞噬两颗星球上的生灵,而我们却只能逃跑......



又是一个晴朗的夜晚,人类的太空殖民时代已经进入高潮,各种各样的飞船腾空而起,去追寻美丽的新世界,地球反而平静了下来。随着工业迁往小行星带,天空恢复了纯净。现在的星空,和几万年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与宇宙中如火如荼的殖民热相比,地球仿佛被遗忘了,很少有人能在这热血沸腾的年代留在这个过于静谧的地方,而我,自从四十年前的那次历险归来后,就再也没离开过地球。大家很有默契地对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言,以免被殖民管理局以种族灭绝的罪名送上法庭。不久以后,卡尔自杀了,在他的葬礼上,我们无言以对,我能做的就是解散了考察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那些昔日伙伴们的下落一无所知,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留在地球,甚至是他们是否还在人世。我确定的是,不管时间过去多久,那在脑海里燃尽一切的死亡之火,随时都可能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在满天群星照耀下,我们的双手沾满了永远抹不掉的鲜血。


本文为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

作者:海漄

蝌蚪五线谱

专注做权威、有趣、贴近生活的互联网科学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