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大家都在说孩子,我想到的却是……
发布时间:2019-06-01 12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4

大家好,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实际上,我们每年六一,都会推些稀奇古怪的主题。


比如之前:



或者另一年六一:



其实是回顾了一堆小时候看过的电影。


类似策划还有很多,反正基本想法用尽。所以,这次还是返璞归真吧。


提到孩子,总是能想到很多相关选题。现在媒体和商家也非常热衷各种策划。不过,还是觉得大家简单一点的好,有孩子的,可以让孩子稍微放松一天,远离课业和培训,真能有时间安心玩一天,陪他们看看电影或是出去转转,过一个没什么压力的儿童节。


至于没孩子的,咱也尽量就别装嫩跟着凑六一的热闹了,拿今天当个普通的周末,睡个懒觉,好好休息下,吃点好的,也挺好。


而作为电影号,我也推荐一部跟孩子有关的电影吧。


那就是,一向很低调的



在陈凯歌的电影里,《孩子王》一直是蛮尴尬的一部。


相比知名度,远不如《黄土地》或者《霸王别姬》,票房更是少得可怜,据说《孩子王》一共才发行6个拷贝,就更不用考虑什么票房了。


甚至,这片连奖项都没拿到什么,当年婉拒柏林国际电影节的热情邀约,转投之后的戛纳电影节,结果,反倒在那里毫无声音,只是拿到了一个颇讽刺的“金闹钟奖”。这是个什么奖,相信有些人也了解。


在影片主演谢园的文章《他叫陈凯歌》里,还专门提到过这一段:




关于这个金闹钟奖,曾经在李翰祥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过,大概就是几个法国记者搞出来,讽刺那些无聊,把他们看到昏昏欲睡的影片的。


当然,李翰祥导演对本片获得金闹钟奖是非常不满的。因为,他也是陈凯歌这部《孩子王》的支持者,甚至专门写文支持这部影片,做了很多解读,他甚至认为这部影片好过《黄土地》和《红高粱》。


之所以李翰祥当初那篇文章印象深,是觉得很意外,因为李翰祥这种喜欢传统文化,喜欢拍这些色色段子集的导演,喜欢的竟然是《孩子王》这种有点闷闷的电影。



当然,对这部电影,我同样非此常喜欢,虽然不敢说是最爱的陈凯歌,但是,陈凯歌的前三,一定有这一部。


一转眼,《孩子王》同样已经上映了32年了。


趁这个时候,把这部电影重新刷了一遍,才发现,仍然非常好看。


本片有顾长卫出色的摄影,有谢园精彩的表演,还有阿城原著小说的魅力。,以及,陈凯歌导演作品中一贯的:知识分子的责任感。



那时候的第五代,总是要肩负着更多的压力与责任感,要开创新的电影体系与语言体系,树立新的标准,与过去撇清关系。去怀疑,去反思。


而《孩子王》,则是非常典型的第五代反思电影,有着那一代导演共同的野心以及对社会文化话题的关注。


当然,如果简单理解,你也可以将这不影片理解为一部关于教育的电影,一部中国的“死亡诗社”。



毕竟,这个故事的主角“老杆“,也如很多经典教育类影片中的老师一样,是一个离经叛道的典型。


大概就是,学校让这么教,他非那么教,后来干脆放弃课本,任性按自己的路数折腾一通。


嗯,大多数麻辣教师影片的剧情都是此类设定。



就像他那一头倔强朝天的头发,也成为”老杆“叛逆性格的外化。



虽然很老实,脾气好,但是,在有些事情上,越不绕弯子,有自己的倔主意。


当然,这样的老师,也如其他所有的叛逆老师一样,最终的下场,可能未必很好,反而是要被边缘化,被驱逐。


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很难接纳个性。



不过,仅是当成一部麻辣教师的电影去看《孩子王》,还是有点浅,也不够那么典型第五代。


比如,片中有个特别重要的角色,叫做王福。



这是一个生于贫困,却非常渴望学习和读书的孩子。


而他学习的方式,大概就是不停的抄生字,之后,还有抄字典。



其中,砍竹子这场戏,竟然还有个泪点,即便是重看,还是有点小小的感动。大概就是,对生活强大的无力感吧。


而随着王福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描述,整个故事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或者再这时候,去回味片中最点题的那段歌谣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讲故事,讲什么呢?“



这里,还是引用一段李翰祥当初评价《孩子王》的话,这段应该是他转述陈凯歌的。因为原文看得太久,我有点找不到出处了。我转了豆瓣Karl对李翰祥文章的节选


他说:“所谓‘道’,实际上就是伦理、纲常,是一定的社会秩序,‘德’就是维护道的程度,越维护这个道,你的德就越高,一般人叫德髙望重吧。


“中国所有的道,都是通过一定的文化形式去灌输,或文字,或口传心授去灌输,去流传的,以巩固他的道。所以我想,能不能有一个孩子不入这个道。因为每个人在正式接受教育之前,都有一段很天真的时期,就是知道没有太多关系的时期。我在云南看过很多山野的孩子是不念书的,可是他却比念书的孩子有更多的快乐,所以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书念得越多,越增加负担和痛苦,就要多思多想,就要忧国忧民,不念书的,生活倒反而平静得多。


这个时候,我们再去理解片子里那个奇怪的字,上牛下水



也就大概知道这个字的含义了,说起来,不外乎想要突破这个道。


就好像老杆最后给王福的留言,也同样是这个理。



王福:今后什么都不要抄,字典也不要抄。


说来说去,变成对规则的反思、对道的反思、对文化环境的反思。


到了这一步,这个片子就厉害了。


它有变成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自我思考,对文化,也是对自己。


难得的是,这样的故事同样是放置于一个寓言故事里面,以电影的方式讲出来。



包括顾长卫的摄影,也帮助影片提升了很多。


有时候,也很羡慕那个时代的电影人,在尚没有市场压力的时期,可以不用受压力于票房与观众,只是随心所欲的拍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题材和电影,并努力探索当时华语电影的新边界。


好像那时候的陈凯歌、那时候的田壮壮,或者那时候的张艺谋。


倒不是想声讨当下这个票房至上的市场,谁让电影自带商品属性呢,创作者也确实有投资压力。


不过,看到这种市场上完全无欲无求,只关注自我表达,不管不顾的电影。


还是会羡慕啊!